CONTACT US

地址:天津市北辰区铁东北路19号
电话:(022)86877093 86877087
联系人:孙希平 13920768525    马峰会 13820274187     秦学志13920683697   

              蔡开芹  18502688812   陈娟    13820950329    夏任岭 13602114439     郭巍     13920270564

网站首页                  |                  关于天鼓                  |            产品展示                  |                  项目案例                  |                  新闻中心                  |            联系我们

>
>
>
能源“十二五”规划正式发布

能源“十二五”规划正式发布

【摘要】:

能源“十二五”规划正式发布

备受关注的国家“十二五”能源发展规划终于揭开面纱。

  1月23日,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发布《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以下简称《规划》),主要阐明我国能源发展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发展目标、重点任务和政策措施。规划提出,“十二五” 期间将实施能源消费强度和消费总量双控制,能源消费总量40亿吨标煤,用电量6.15万亿千瓦时 ,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比2010年下降16%。

  此外,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11.4%,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比重达到30%。天然气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提高到7.5%,煤炭消费比重降低到65%左右,石油对外依存度控制在61%以内。

  强调能源消费双控

  对之前业内一直讨论的一次能源消费总量,此次《规划》给出了明确的答案,2015年能源消费总量40亿吨标煤,年均增长4.3%。

  数据显示,2005年我国一次能源消费总量23.6亿吨标煤,2010年为32.5亿吨,年均增长率6.6%。分析认为,此次从6.6%下调至4.3%是个不小的挑战。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戴彦德此前透露,2012年,我国一次能源消费总量已达到36.2亿吨标煤,比2011年增长4 %。2012年煤炭占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的比重大约为66.4 %,比2011年下降了2个百分点。业内认为,按照如此态势发展下去,40亿吨的控制目标实现起来难度较大。尤其是我国石油资源对外依存度日益上升 ,风电、光伏、地热、天然气等能源消费增速较慢 ,在能源消费构成中所占份额较少。

  除了消费总量, 《规划》还首次提出用电总量目标。2015年全社会用电量6.15万亿千瓦时,年均增长8.0 %。事实上,对于此次提出的全社会用电量控制目标,业内存有异议。中电联秘书长王志轩此前告诉本报记者,“不宜定量控制电力消费,应采取经济和价格手段促进节约和有效利用”。

  国网能源研究院总经济师李英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亦表示不应控制电力总消费。“因为在终端能源消费中,电属于效率高的。有研究表明,电能消费占终端能源消费的比重每增加一个百分点,单位GDP能耗将下降3.9%。另外,即便控制,也不是控制全社会用电量,而应控制化石能源发电量,对新能源发电要鼓励、放开。这一方面有利于控制能源强度,另一方面对节能减排也是有好处的。”李英说。

  为完成上述目标,规划提出,综合考虑各地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区位和资源特点等因素,将能源和电力消费总量分解到各省(区、市),由省级人民政府负责落实。把能源消费总量控制目标落实情况纳入各地经济社会发展综合评价考核体系,实施定期通报制度。

  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能源环境与气候变化高级顾问杨富强对本报记者表示,我国电力消耗中,冶金、水泥、化工等行业加起来占到了90%以上,对煤炭进行总量控制,紧紧抓住这几个部门就能控制住。

  再提建立能源市场体系

  在能源体制改革层面,规划提出:“加快现代能源市场体系建设。”

  规划明确了电力、煤炭、石油等领域的体制机制改革方向。其中,电力体制改革仍最引人关注。

  在电力领域,规划给出的路线是,加快建立现代电力市场体系,稳步开展输配分开试点,组建独立电力交易机构,在区域及省级电网范围内建立市场交易平台,分批放开大用户、独立配售电企业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改进发电调度方式,逐步增加经济调度因素,为实行竞价上网改革探索经验。

  电力价格方面,则是逐步形成发电和售电价格由市场决定、输配电价由政府制定的价格机制。

  “放开大用户、让独立配售电企业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明确提出这两点已经是一个进步。”一位接近电力决策层的人士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但值得注意的是,电价改革决定电力市场改革的成与败,目前市场决定电价的理想局面仍没有实现。”

  上述人士同时表示,电改现在已经行至最艰难之处,除非领导层下决心,否则难有进展。

  在煤炭领域,继2013年推出重点电煤并轨之后,规划在政策层强调,将“深化煤炭流通体制改革,推进煤炭铁路运力市场化配置,逐步培育和建立全国煤炭交易市场,开展煤炭期货交易试点”。

  在油气领域,则面临如何深化成品油价格市场化改革,推进页岩气投资主体多元化,完善炼油加工产业市场准入制度,加强油气管网监管等问题。

  新能源发电目标呈增长态势

  新能源在未来中国发展中的地位并未动摇。

  本报记者注意到,此次规划再次明确加以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利用为重点,加快发展风能、太阳能等其他可再生能源。

  规划提出,到2015年,风能发电装机规模达到1亿千瓦;太阳能发电装机规模达到2100万千瓦;生物质能发电装机规模达到1300万千瓦,其中城市生活垃圾发电装机容量达到300万千瓦。

  虽然上述数据与去年8月公布的《 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 》并无二致,但是,规划制定的“十二五”新能源各发电预期目标都是呈增长态势,其中风电发电到2015年要达到1亿千瓦,平均年增长达26.4%;太阳能发电目标增长最快,到2015年将达到2100万千瓦,增长率要达到89.5%。

  “风电、太阳能在‘十二五'期间将有大发展。一是可以消化中国风电、太能能产能过剩,二是节能减排需要。”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本报记者了解,在系列新能源目标中,太阳能发电目标调整幅度最大。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孟宪淦告诉本报记者,在2007年制定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时,最初预期目标是到2015年太阳能发电装机规模达到500万千瓦。“后来提高至1000万千瓦、1500万千瓦,现在最终确定为2100万千瓦,且上不封顶。”

  在系列政策的累积效应下,很多新能源企业都调高了预期。北京一家新能源企业总经理对本报记者表示,公司太阳能装机规模将由50万千瓦上调至100万千瓦,“我们现在正在一些省份开展前期工作。”他说。

  对此,中央财经大学中国发展和改革研究院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社科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张安华提醒,为避免各地盲目上马太阳能项目,中央与地方的信息沟通机制以及领导问责机制亟需建立,以保障产业健康发展。

022-86877093

sales@ttmma.com